中國維和女兵南蘇丹巡邏:輪流站崗 半夜遇槍戰(圖)

來源:央視新聞 2016-06-06 01:46:00

當地時間5月31日晚,駐馬里加奧市的聯合國穩定團遭遇恐怖襲擊。圖為救援人員正在轉移傷者。圖片來源:新華社

央視新聞客戶端6月5日消息,戰亂中的非洲,他們是中國向國外派遣的第一支整建制作戰維和力量。她們是走出國門的13位維和特戰女兵。他們經歷戰爭,他們冷靜應對。面對面,講述中國維和部隊的一次危急時刻。

當地時間5月31日20時45分左右,聯合國馬里多層面綜合穩定特派團位于馬里北部加奧市的維和人員營區遭遇恐怖襲擊。中國駐馬里維和部隊損失最為慘重,1人死亡,5人受傷,其中2人重傷。

非洲,全球沖突最為集中的大陸。從馬里到利比里亞,從剛果(金)到南蘇丹,越是在戰火紛飛的地方,越能看到中國維和人員的身影。目前,2400多名中國維和人員正在7個非洲任務區執行聯合國維和任務。

中國駐南蘇丹維和步兵營,是2015年4月8日,應聯合國邀請到達南蘇丹首都朱巴執行維和任務的。與之前中國派出的維和部隊都是工兵、運輸、醫療和警衛分隊不同,這支部隊是中國向國外派遣的第一支整建制作戰力量。

楊釗,現為濟南軍區某旅副政委。2015年在非洲南蘇丹的維和經歷,是他和他的戰友們軍旅生涯中不可磨滅的一段歷程。

南蘇丹,曾經是原蘇丹共和國的一部分,2011年7月9日南蘇丹通過獨立公投宣告獨立,成為非洲大陸第54個國家。但令人遺憾的是,年輕的南蘇丹共和國獨立不久,總統基爾與時任副總統馬沙爾領導的兩派武裝力量之間就于2013年12月15日爆發了內戰,造成五六百人死亡,上千人受傷,數萬難民流離失所。面對武裝沖突持續升級與惡化的局勢,聯合國安理會通過決議,將聯合國南蘇丹特派團的核心任務轉換為保護平民,并決定增加包括5個步兵營在內的5000名維和人員,中國步兵營便是其中之一。

中國維和步兵營有700人,他們在南蘇丹有兩項最重要的任務。第一項任務是為在其所駐扎的聯合國營區周圍的難民營提供安全警衛。第二項任務則是巡邏。對于這支步兵營來說,維和期間最為驚險的時刻就發生在2015年9月底10月初的一次長途巡邏。

記者:那一次你們要執行的巡邏,目的是什么,要完成什么任務?

楊釗:我們執行這個長途巡邏,主要一個是在規定的路線上,了解當地的安全形勢,對安全情況進行評估,上報聯合國的有關部門。

楊釗是中國駐南蘇丹維和步兵營教導員,同時聯合國任命的這支部隊的首席副指揮官。這次長途巡邏任務就是由他帶隊前往的,巡邏路線是從南蘇丹首都朱巴出發,一路向西,途經南蘇丹城市蒙德里,到達西部小鎮摩羅,整個隊伍有20輛裝甲車和92位中國官兵組成,巡邏為期15天,總長340多公里。事實上,這條路線也是南蘇丹政府軍和反政府軍交火最為頻繁的地段,聯合國要掌握這個地區的安全形勢,就是靠維和部隊這樣的長途巡邏來提供。

一出朱巴市區車輛就出現了問題。

楊釗:所謂的路我們稱之為彈坑路,從方向上來講它是一條路,但是在行進的過程當中,溝、坑非常多,基本上我們車隊行進的時速,在每小時15公里左右。

王佩:尤其進了一些熱帶雨林里面去,我們的車,它周圍的草全部是蓋住的,當一個路彎彎曲曲走的時候,你只能看到眼前的,可能十來米。

在這支維和步兵營里,有一個13人組成的女兵隊伍,這是執行國際維和任務的第一支中國女子步兵班。王佩是這個班的班長。參加這次長途巡邏的,有7名女兵。

記者:從你們的基地出發,到巡邏的那個目的地,在這個過程中,你處在一種什么狀態?

王佩:還是比較緊張吧,在那里的話,有可能叢林中,你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你聽到幾聲槍響。

記者:你們這一路過去,時速十多公里,你們怎么摸清楚周圍的情況?

楊釗:我們在沿路行進的過程當中,并不是說一直在行軍,一般是到達居民的居住地,我們要停下來,停下來之后和當地人進行交流。

在這次長途巡邏中,與當地百姓的溝通更多的是由女兵去完成。

王佩:那次長途巡邏,其實從理論上說,按照慣例女兵是不用去的。

記者:為什么?

王佩:因為在野外的衣食住行都不方便,要單獨去保障女兵,但是我們自己都非常想去,然后就跟營長說了這件事。

記者:那不是給任務添麻煩嗎?

王佩:不是,我們也是正兒八經去執行任務,我們的所有保障,我們可以自己解決,然后營長同意之后,我帶了6個女兵就一塊出發了。

記者:你們可以做什么?

王佩:我們做的就是跟當地的婦女,跟兒童去交流。

王佩:像我在營里面的另外一個稱呼叫性別保護官。

記者:怎么講?

王佩:因為在非洲的話,女性的地位非常低,有我們存在的時候,跟那些婦女兒童,我們可以去感同身受,去說一些事情,她們更容易去接受,再加上婦女自己,從我們心理上,一些女性的思維角度,還有一些比如說她們受傷了,救護的話女性就方便一些。

在這樣的維和任務中,女兵發揮著他們特有的優勢,但同時也要克服更大的困難。

記者:在國外執行任務的時候,男兵和女兵,一方面是承擔的任務,另外一方面是每天的訓練,有區別嗎?

王佩:幾乎是沒有區別的。因為這塊,我們是作為首批維和步兵營出去,女兵都是戰斗員,跟以前的意義上,通信衛生不一樣,所以像射擊打靶這些東西,所有的都是一樣的。

記者:女兵的戰斗員和男兵戰斗員,要承擔的任務,一點區別都沒有?

王佩:幾乎沒有區別,像站崗巡邏護衛,基本上男兵要去的地方,我們都去,比如說她們要上廁所,這些東西去解決,我們都是隨身帶了一塊布。

記者:一圍。

王佩:圍一下,兩個人圍一下,其他人上廁所,然后互相交換是這樣子。

記者:晚上睡覺怎么辦?

王佩:晚上睡覺就是單兵帳篷,一個大場地,大家放著一個地布,每個人把自己的帳篷支起來,那個帳篷里面剛好你自己,能爬進去,能睡著。

中國首批赴南蘇丹維和女子步兵班士兵賈曉晨:我長這么大,第一次來條件這么艱苦的地方,而且是晚上要在這里住宿,而且最讓我難以接受的是,晚上不能洗漱就要睡覺,而且還有很多的小蟲子,晚上上廁所也特別不方便,這個地方真的有很多小蟲子。

經過一路顛簸,兩天之后,長巡分隊到達蒙德里縣東部的臨時行動基地。

楊釗:所謂的臨時行動基地,實際上是聯合國以前,廢棄的一個營地,大約是五十乘五十,然后用網箱圍起來這么一片空地,其他沒有什么基礎設施,以前是廢棄的,現在主要用于聯合國的維和部隊,組織戰區的長途巡邏的時候,路過這里,在這里進行住宿,并在周邊進行巡邏,也是一個臨時營地,這個營地距離,它的西邊的蒙德里縣的,蘇人解(南蘇丹政府軍)的軍營,直線距離就是五百米,就隔著一片樹林,樹林里有一個小村莊,就隔著五百米。

在蒙德里縣,楊釗把長巡隊伍分成兩部分,一部分由他帶領繼續西進,前往摩羅,完成剩余的長巡任務,另外一部分則留守蒙德里的臨時行動基地,了解當地的安全形勢,因為在一個月前,這里剛剛發生了一場政府軍和反政府軍之間的武裝戰斗。王佩就是留守臨時行動基地的人員之一。

記者:你們自身的防護是什么?

王佩:聯合國一片廢舊的營地,一個大概兩米高的網箱。

記者:你們自身的防護有什么?

王佩:隨身帶的武器,加上突擊車和步戰車上面,帶了一些武器。

記者:留了多少人在營地里面?

王佩:40人左右。

就在王佩他們留守的第一個夜里,突然爆發激烈槍戰。

王佩:然后當天晚上,因為我們都住在帳篷,住帳篷晚上怕不方便,輪流在站崗,凌晨四點多的時候,有一個女兵在站崗,然后她們聽到外面,響一聲。

記者:什么聲?

王佩:應該是四零火箭筒,炸了一聲,聽到這個聲音之后,第一反應感覺就是,可能有事情發生了,然后就趴到那個,我們是打的地鋪,趴到那個窗戶上,帳篷的窗戶上去看,天上就是跟流星雨一樣,曳光彈到處在飛。

記者:你當時心里的反應緊張嗎,恐懼嗎?

王佩:第一反應應該是有點蒙,不是說緊張恐懼,回頭再去想,可能有點后怕,但是當時沒有這種感覺。

記者:什么叫蒙?

王佩:你愣了一會,你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況,然后這個時候,對講機里面就開始喊,可能外面交火了。

這一次,維和步兵營遭遇的是實戰,這是他們在國內的和平環境里從來沒有經歷過的。

王佩:然后我們的反應,因為在野戰狀況下我們的裝具槍支,都是在我們的身邊,第一反應趕緊披帶裝具,然后進行安全轉移,我自己穿的。

記者:你們能去哪兒,這不是已經是很安全的地方了嗎?

王佩:因為它是一個網箱,你要進行防護,你肯定是貼近這個墻邊的時候,它是比較安全的,你這個彈打過來的話,它還有大概幾十公分的,一個墻的厚度土的厚度,可能不一定能打穿。

槍炮聲不斷響起的同時,在外繼續執行長途巡邏任務的楊釗也得到信息。當時他剛剛到達摩羅,據臨時行動基地120公里。

記者:你怎么問?

楊釗:第一句話就是,什么事,那邊人跟我說打仗了,自己的感覺內心里面,稍微顫抖了一下,我說和誰打,說不清楚,現在我們營地的外圍,全是槍炮聲。

王佩:我們能做的就是,只是說在當時安全守衛住,聯合國的這個營地,臨時營地不能被別人去侵占,或者是被別人去冒犯。

這次槍戰持續了半小時,之后轉入平靜。考慮到臨時行動基地的防護功能并不強大。楊釗帶著長巡分隊連續行軍八小時回到了臨時行動基地。到達后,他迅速和當地政府軍指揮官進行溝通,雙方達成協議,政府軍不會向維和部隊開槍,如果維和部隊受到攻擊可以還擊。并表示,事態已控制,請中國維和人員返回。然而第二天早上六點,槍炮聲又再次響起。

楊釗:5點多鐘當時我起來過,當時我起來之后,把所有的防衛點看了看,沒什么事,天稍微亮一點點,還早,再回去休息一會兒,躺下沒半個小時,突然很密集的槍聲就響了,響了之后,當時自己躺在帳篷里的地上,鋪的防潮墊,基本像彈射一樣站起來了,站起來之后,當時判斷什么聲音,對講機里,我說什么情況,當時說外面好像是又交火了。

楊釗是二十多年的老兵了,但這一次也是他第一次遭遇實戰。

楊釗: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的戰爭環境,當我一出去之后,抬頭一看,滿天各種口徑大的彈道非常低,就在我們的上空,當時我在原地,愣了大約有兩三秒的時間,原來這就是戰爭。

這次戰斗要比頭一天遇到的更為激烈,而且出現了更為嚴峻的戰況。中國維和官兵駐守的臨時行動基地被夾在了交火雙方中間,子彈在官兵們的頭頂飛來飛去。如何應對這樣的情況,需要楊釗迅速做出決策。

楊釗:實際上就像考試一樣,就像排列組合一樣,能不能在一瞬間,把它組合起來,下達出每一個命令,都能讓它是正確的,其實當時有兩次,已經下達了所有的武器上膛,準備進行還擊。

記者:誰下達的命令?

楊釗:我下達的。

記者:你為什么做出這種判斷?

楊釗:因為當時周邊的槍聲很近,就在我們圍墻外邊,這個就已經是遭到直接威脅了,這種情況下,指揮官按照交戰規則來講,可以視為直接威脅。

這里是聯合國維和部,請離開這里,這里是聯合國維和部隊,請離開這里,這里是聯合國維和部隊駐地,停火,馬上離開,否則我們將發起反擊。

聯合國維持和平行動有三項基本原則,其一就是需保持中立,不得偏袒沖突中的任何一方;第二,維和行動必須征得有關各方的一致同意才能實施;第三,維和部隊只攜帶輕武器,只有自衛時方可使用武力。

記者:那么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開槍,把他們給弄走,可不可以?

楊釗:開槍不是不可以,但是開槍有沒有作用,這個是最主要的,在當時的情況下,雙方在激烈交火的情況下,你即使開了槍,恐怕也沒有很大的作用,它不是像我們所謂的小規模的,類似于警匪這樣類型的,小規模的,我可以開槍喝止,對于單個目標和單個其他的目標,對于一些大規模的武裝沖突,說白了就是當地人家自己的戰爭,這種戰爭狀況下,你鳴槍或者是警示,第一是沒有任何作用,第二還容易引起,沖突雙方的誤判,以為你要加入戰斗。

記者:不可以主動卷入到當地的,自己的沖突里面去?

楊釗:是,這是他們的內政問題,是不能卷進去的。

權衡之后,楊釗迅速給蒙德里的政府軍撥打電話,但是一直沒有人接聽。而此時,情況進一步惡化,很多反政府武裝人員在撤退時有意向維和營地靠攏。

在楊釗他們識破反政府軍的意圖后,長巡分隊更堅定不許開槍,加強防守的策略。與此同時,南蘇丹政府軍也識破對方的意圖,向中國營區打來電話,告知剛才作戰無法接打電話,請不要誤會。之后,反政府軍意識到自己的計劃敗露,最終撤出了戰斗現場,整個危機持續了4個多小時。

記者:我們設想一下,如果當時沒有做出一個正確判斷,卷進去了,你們開火了,后果會是什么樣?

楊釗:后果如果是判斷失誤,卷入交火的話,會出現這么幾個問題,第一個開火之后,引起對方一方,或者是雙方的誤判,,形成雙方交火甚至三方交火,我們將喪失中立的原則,卷入了對方的沖突,直接卷入交火,我們就成為對方的敵人,我們自身的安全,這個就不好再說了,所以說如果卷入交火的話,讓我們的自身安全,可能是毀滅性的。

炮火逐漸平息后,長巡分隊終于有了難得的休整時間。中國維和人員本來可以在這個安全窗口期,離開臨時基地,但楊釗他們又做出了留守原地,不撤離的決定。

王佩:做出的決議就是我們不能撤。

記者:為什么?

王佩:第一我們撤了,聯合國的地位,肯定會直線下降。

記者:為什么?

王佩:因為這里一發生沖突,你走了,貧民誰來保護,他們交戰雙方,不會考慮到貧民的一些利益的,第二我們是中國人,我們撤了,你讓中國的顏面何存?

記者:如果你們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萬一槍聲,或者交火再開始,你們會不會受到威脅?

王佩:可能,甚至在當時都想過,如果我們在這里回不去了,應該會是怎么樣子,那么危機,當時,有可能會有生命的危險,因為槍彈是不長眼的。

王佩的男朋友也是一名軍人,他們是在參加國內的一次維和任務的培訓中認識的。2015年4月王佩被派往南蘇丹執行任務時,他的男朋友也被同時派往北蘇丹執行維和任務。就在王佩他們遭遇危險的時候,身在北蘇丹的男朋友一直試圖與她聯系。

王佩:當時電話是中斷的,他好長時間聯系不到我的時候。

記者:著急?

王佩:對,很著急。后來信號重新恢復聯系上他的時候,我可能說了一些,我甚至想到了,我們如果回不去會怎么樣,他說你不要說這樣的話,我們都在,是在執行任務,但是還是要保證好自己的安全,盡量去保重,如果這樣的話,那我陪你出來還有什么意義。

在隨時有可能發生人身甚至生命危險的情況下,步兵營沒有躲在安全地帶,當天,他們在臨時營區建立難民避難所。

記者:為什么槍聲完了之后,你們要就在這個基地的旁邊,再馬上建立一個臨時的庇護所?

王佩:因為這是我們的職責,我當時印象特別深的就是,我在一個哨位上,站在那觀察外面,我們只能露著頭去,去觀察外面的時候,草很高看不到,就看到草在動的時候,慢慢當他們接近我們的時候,看到一個斷了腿的,就是當地的一個居民,是一個男的,大概有三四十歲那樣子吧,可能是在戰爭中,已經失去雙腿了,他又慢慢地往我們這邊爬。

在查明這位男子是一位難民后,長巡分隊的隨軍軍醫對這名受傷的男子進行了及時的醫療治療。在加強自身安全警戒的同時,中國維和官兵在臨時營地先后接收了300多位在這次戰亂中流離失所難民,為他們提供了食品,醫療等方面的救助。

記者:在這個過程中,有沒有讓你覺得挺觸動你的?

王佩:我感覺看到那些所有的人,尤其在跟他們眼神,進行對視的時候,你就覺得真的是,看到那種是恐懼對戰亂的一種恐懼,可能用語言來說,我們給他講英語,他們還不聽不大懂,但是他們知道,我們對他們是沒有威脅的,是對他們是友好的。而且在我們那,后面避難的那些人,應該算是老弱病殘多一些,很多小孩,他們根本就不知道父母是誰,有可能他們在慌亂中,父母就已經……

記者:沒了?

王佩:對,已經沒了,或者是跑散了,甚至有一些孩子他們身上的衣服沒有一塊完整的,或者說干凈的地方,都是什么鼻涕,眼淚,就在那哭,完成不知道自己應該去干什么,他們當地本來那些人,吃的東西就很少,吃個芒果,吃個木瓜,或者是挖一些東西去吃,種糧食的地方很少,然后我們去,給他們提供這些東西的時候,大家都是特別感激,可能是。

歷時11天,中國維和步兵營長途巡邏分隊的92位官兵安全返回朱巴大本營。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赛车pk10官网直播